村人宇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我就是如此的頹廢

看心情開工的生物

公告

我接下來將不在lofter更新文章。


以前的文章也將會刪除。


文章將更新於300會


名字:御又權


找了下負責轉職系統的NPC

吐槽說想轉職

想轉職成片師

NPC只回了一句

“轉職系統只限於有職業的人”


我的轉職夢被NPC霸凌了呢。


我的夜神模擬器就是那個NPC


不說了

我要先去角落哭一下


現在的加害者

隨便一個

都比受害者還要囂張


真可笑


人渣的本願24

南條不曉得撥出了多少通電話、留下多少訊息。

又私下的聯絡了多少人,就只是想問出一個人的下落。

在最後的最後,她聯絡上了他。

電話那頭只有傳來機器在運轉的聲響,接通電話的那人在哪。
此刻又在做什麼,為什麼會無如此的安靜。

「你在對吧。」

「嗚嗯......」電話那頭總算傳出了機器之外的聲音。

「你看到新聞了吧。」南條努力的催眠自己,要保持鎮靜及理智。
如果連自己都跟著遭受的媒體的影響,那又會有誰可以幫忙此刻的楠田。

距離上一句的對話,間隔的時間很不詭異。
要不是那頭的噪音還持續運轉著,南條絕對會認為電話那頭的他惡劣的將電話掛斷了。

只因為怕惹上麻煩之類的。

「......什麼新聞。」

「你不知道?你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件事在各家新聞媒體的版面上、社群上都瘋狂炎上的討論著。你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使的南條將這幾小時來的焦慮及怒火宣洩在他的身上。

「我......真的不曉得你口中所說的新聞。再來,如果你只是......想要把你的怒火發洩在我身上。那我要掛了。」

「金澤的事......你全都知道對吧。」


「你想要我怎麼做。」

她希望什麼,她想到小楠不受到任何傷害。但此刻的傷害已經發生了,她現在想要的只是保護她、解決掉這件事。

但此刻解決掉這事,終究只能說是治標不治。

沒人能保證未來不會再出現像是金澤的人或事比他更加惡劣的人。


「換作是你會怎麼做。」
她將問題換個包裝 ,再度的丟還給他。

「斬草除根。」


說完,電話掛斷了。

一直握著手機的手,在通話結束的那刻。
順著地心引力,垂放在南條的床上。

他現在只能等待,等待事情開始好轉,等待楠田在事情結束後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南條再次躺回床上,開始回憶起。

在那之後,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

---------------

希望可以在50回內完結


人渣的本願23

當你在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沉靜在與楠田之間兩人的玻璃花園之中,南條早已忘了這句當初送給他的忠告。


當然也沒注意到深淵內的動靜了。


“南醬,今天晚上我就不回來你這了。要好好吃飯喔!”

“欸?小楠不過來了嗎?”

“因為跟媽媽他們有約。”


南條的腦中不斷循環著楠田出門前的對話。


任性一回吧,這念頭僅浮現在南條腦中短短的幾秒。


“還是再去睡一下吧……肯定是還沒醒過來……才會這樣。”


踊れ踊れ踊れ

今宵は 騒げ 歌え 果てるまで

迷う事ねぇ 此処にある

酸いも甘いも さぁ そこのけ


“新曲子?”

“不,是有點時間了。”

“很歡樂呢。”


在這種無力的社會中必須找到所謂的樂子。


在社會中扮演世人的一員,又或者是被世人們唾棄。


你究竟會是選擇被同化,還是就此反抗呢?


深淵的動作比大家都想的還要快。


楠田被爆出了與金澤之間有不實關係的報導。


這消息無疑是個被人惡意的往玻璃花園投擲的震撼彈。


“看樣子金澤也是背水一戰了。”

娛樂版的報紙中,楠田與金澤的新聞幾乎是佔據了頭版。


會怎麼做呢?南條さん、楠田さん。


身為當事人的楠田這邊情況也很不樂觀。


“亞衣奈,是因為那次,才被金澤纏上的嗎?”

“嗯。”

經紀人與幾位主管,幾人在小型辦公室內思考著如何處理這不實的報導。


“楠田,當下真的只有你跟金澤在現場嗎?”


楠田真的很不想提起那個名字,但此刻若不說出來肯定會使得情況更加惡化。


“當時,還有另外一個人。”

楠田最終還是選擇照實說出。


“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經紀人彷彿看見了可以推翻這不實報導的一片木板。


“ZERO……”


原先以為浮現出希望的幾人,再次陷入了失望中。


“居然是那個ZERO嗎……”

“如果是那個人,肯定不會幫忙的。”

“這事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

楠田的經紀人不同意高層們的看法。


“你才剛加入這圈子所以不清楚,ZERO那人啊……是不會幫忙的。”


“更別說,這事弄不好也會影響到他自己的名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更是絕對不可能會幫忙的。”


“怎麼會……難道就這樣讓亞衣奈被媒體們抹黑嗎!”


南醬,你是相信我的吧。


南條是被手機的通知聲吵醒的。

接二連三的通知不斷的跳出,使得南條也無法繼續睡下去。


拿過手機一看,是來自久保的電話。


“喂……”

“よしの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睡!”

“我今天off……能有什麼事……”

“小楠被媒體抹黑你也沒意見嗎?”

“小楠!被媒體抹黑是怎麼回事!”


原先還帶有些許睡意的南條,此刻清醒了。


南條將通話改成擴音,開始刷起推特。


“不知道是誰跟八卦媒體說,小楠是勾搭上某製作人才得以發行專輯的。”

“小楠才不是那種人!”

“我們都知道小楠不是那種人!問題是那些相信了媒體的人。”


南條無法反駁久保所說的。


“小鹿……這事情爆出來多久了。”

“大概幾小時了。”

“我先掛了。”


說完南條便掛掉了久保的電話,開啟line的聯絡人。


南條家的萬聖節

看了怪盜繪里x賽車女郎希的文後,

決定讓楠條穿上怪盜與賽車女郎服。

沒辦法,因為我不會寫繪希。

----------------

“望,你不覺得媽媽這天的表現很異常嗎?”

“每天不時的對日曆發笑這點,不管怎麼看都很詭異。”

南條家的雙胞胎趁著楠田帶狗散步時,兩人跑到自己的房間內討論著楠田最近的怪異舉動。

“10月除了繪里的生日外,也沒什特別的吧。”

“結婚紀念日是五月,我們的生日也過了。”

“大概是因為南醬吧。”

“一定是。”

思考了許久,兩人決定將一切歸咎於南條身上。

當晚,兩人趁著楠田去洗澡的空檔,纏著南條試圖找出答案。

“南醬……南醬……”南條光趴在南條的背上試著阻礙南條沉迷於FF14的世界裡。

南條望則是直接側趴在南條的腿上、看著南條。

“又怎麼了嗎?”被兩人夾擊的南條,也只能選擇。放下遊戲握柄

“10月很特別嗎?”趴在腿上的南條望問。

“10月嗎?……很普通呢。沒有巡演也沒有要出差。”

“居然跟南醬無關嗎!”

“意外呢。”

“你們倆到底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南條覺得委屈南條不說。

南條需要楠田的安慰才能振作起來.jpg。

楠田的異常一直持續到29日。

29日,兩人幼稚園放學回來,一進門就看到一個包裹。

收件人是楠田。

“是媽媽的包裹。”

“有包裹。”

光本想拿起包裹,晃一晃看看能不能猜出裡面的內容物,卻被阻止了。

“上面有易碎物貼紙。”

兩人對於眼前神秘的易碎物包裹,決定裝作什麼都不曉得。

晚餐的餐桌上。

“南醬31號是off對吧?”

“是off沒錯,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好奇問了下。”

楠田隨意的將南條的疑惑打發掉了。

31日,當天早上。

一大早上,楠田就將雙胞胎的兩人挖了起來,並驅車前往了大賣場。

“媽媽……這麼早去大賣場要幹嘛……”

“……好睏……想睡……”

兒童座椅上的兩人依舊睏意十足。

“今天可是很「特別」的日子呢~”

兒童座椅上的兩人只覺得楠田似乎又要搞事了。

一到大賣場,所見之處都佈滿著萬聖節的裝飾品。

“是因為萬聖節?”南條望很快的進入狀況,旁邊的南條光則是專心在萬聖節糖果上。

“正是!所以我們才要趁南醬還在睡的時候來採買!”

為了過萬聖節,所以一大早把小孩挖起來、出門,甚至還丟下睡死在家中的南條。

該說真不愧是有熊孩子之稱的楠田嗎。

多年後,想起這事的南條光、南條望,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南條也在楠田出門後的一小時內醒來了。

因為摸不到應該躺在旁邊的枕邊人,所以醒來了。

南條簡單的梳洗了下,走到客廳,餐桌上只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出門去了的紙條。”

“光、望也跟著一起去了嗎?那就去散步下好了,Chip、hime。

兩隻小貴賓聽到散步,開心的繞著南條的打轉著。

一直到下午3點,楠田才帶著孩子們回到家中。

“小楠也太慢了吧……現在才回來。”

整個人陷進沙發內的南條,小聲的抱怨著。

“南醬!我們好累!”

“好累……”

一踏入家門,兩人便學著南條把自己埋進沙發內。

連熊孩子二代的光都累成那樣了,跟自己一樣是室內派的望自然是已經呈現癱軟的狀態了。

此刻的南條,有種下一個會是他的預感。

他猜對了。

在楠田跑進房間內沒多久後,又跑到沙發前把南條拉進了房間內。

“南醬!南醬!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10月的最後一天?”

“噗噗!0 хорошо!是萬聖節才對!”

“啊……萬聖節啊。”

萬聖節這三個字完美的解釋了所有的疑問。

“就這樣?”楠田對於南條的反應並不是很滿意的す了。

“就……這樣不是嗎?”南條覺得自己已經完全跟不上楠田的思考進度了。

“噗噗!這樣一點都不像聰明可愛的エリーチカ!”

“蛤?”

“為了讓南醬快點進入狀況!我幫你準備了怪盜A.E的衣服了!”

說的同時也不忘拿出,不知是藏在哪裡的衣服。

“萬聖節不該是海盜エリ嗎?怎麼會是怪盜A.E。等等……不會是要我穿成怪盜A.E的樣子吧?”

“エリち難道不想看咱的賽車女郎服嗎?”

楠田狡猾的將聲線轉換成希的聲線。

“想……”

不自覺陷入妄想中的南條,就這樣上當了。

“那就快點換上吧。”

完全不給南條反駁的機會並把他推進浴室內。

被推進浴室的南條經過幾番內心的掙扎,最後還是認命的換上怪盜A.E的衣服。

推開了浴室門後並沒有看見楠田。

南條有些疑惑的走出了房間外

“怪盜A.E!今天我一定要把你逮捕到案!”

才剛走出門外,就看見cos警官小鳥的內田彩。

“Uchi?大家也是?”

環顧了下自家客廳,大家都換上了職業篇的衣服。

“是小楠提議說想在今天一起cos職業篇的μ's。”

cos成氣象播報員的新田說著。

“小楠、よしのん!光、望都換好囉!”

久保與飯田兩人各牽著cos成海盜繪里的光跟魔女希的望一起出現。

“所以說為什麼是選職業篇而不是萬聖節篇?”

“因為咱想看聰明可愛的怪盜K.E。”

“而且よしのん,萬聖節那套你敢換上嗎?”

久保邊說邊亮出萬聖節卡牌的造型。

南條比較了下,還是選擇了怪盜A.E。

9人久違的相聚,南條也不打算潑大家冷水,開心的加入了慶祝萬聖節的行列。

午夜,其他人皆陸續離去了。

楠田和南條替已經累壞的光、望,換上睡衣並抱回床上。

小聲的關上門,接下來是只有他們兩人的萬聖節。

“我幫賽車女郎小姐完成了願望,現在該你完成我的願望了吧?”

怪盜在賽車女郎的耳邊低語著。

南條的眼神並沒有因為單邊鏡片而遮蓋他眼中的企圖。

“你想從我這偷走什麼?”

不怕的楠田往南條的方向踏了一步。

怪盜沒有說話,只是將右手放置在楠田的腰上,並慢慢的有些不規矩的從腰間往上移動著。

左手環抱著她,不給他偷跑的路線。

右手也趁機的將外套的拉鍊,慢慢的往下拉。

“南醬H!”

“我不是你口中的南醬,我是怪盜N.Y。今日若不把你的人偷走,我將不會善罷甘休。”

-----------------

日後有機會出本的話,車在另外收入進去。

不然我真的很怕被嗶掉。

而且我也真的沒開過車……

第一次挑戰節慶文呢

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呢…

更新下進度

碼了一千多字之後,怠惰了

FGO幼稚園-新同學的加入

一直都很熱鬧的幼稚園,今天依舊很熱鬧。


至於為何會熱鬧則是因為,將有轉學生來加入他們。


幾個孩子圍在一起,討論著轉學生會是怎樣的人。


“不知道轉學生會是男生還是女生呢!不過只要不是個書呆子都好。”小莫邊說邊推動Lily坐著的鞦韆。


“希望會是個女生,這樣就有人可以配我玩家家酒了。”鞦韆上的Lily倒是希望有個陪她玩些志同道合的遊戲。


“既然大家都這麼好奇,幹嘛不去問瑪修老師關於轉學生的事。”


庫丘林無心的一句話點醒了大家。

“以庫丘林來說,真是個好點子呢。”

“以我來說這句話是多餘的!子吉爾!”

說完幾個孩子就跑去追問瑪修關於轉學生的事了。


“新同學是名叫弗蘭肯斯坦的女孩子,大家要跟弗蘭好好相處喔!”


“好!”孩子們一同答應了瑪修。


“希望下次可以來個男生的轉學生。”庫丘林有點失落的說著。

“說這種話,可是會被女士們討厭的。”身為唯二的男同學之一的子吉爾說著。


放學回家的路上,莫德雷德興奮的告訴愛麗絲菲爾即將有新同學加入他們的事。


“母上!再過幾天會有個叫弗蘭的轉學生加入我們的樣子!”


“小莫,看起來很期待呢。”

“因為新同學就等於新玩伴啊!庫丘林太弱了、子吉爾又喜歡裝乖,已經有些膩了。”


“如果能成為好朋友就好了呢。”

“嗯!”


弗蘭與莫德雷德的預想,有很大的落差。


他本以為弗蘭會是可以跟著自己一起去探險的好夥伴。


事實是,他是個害羞到無法了解他在說什麼的孩子。


不過,她的害羞並沒有減去莫德雷德對她的好奇。


反而是對她瀏海下的眼眸,更加的好奇。


下課時間


庫丘林跟子吉爾才剛想約莫德雷德一起去踢球。

就發現他早已經跑到不知何處了。


他去找弗蘭了。


他在幼稚園內的花圃旁找到了她。


“你叫弗蘭是吧?”


害羞的弗蘭只是看著跟自己搭話的莫德雷德,當下並沒有回話。


“啊……”


“你是從英國來的?英國好玩嗎?”


想到今日還未幫花圃澆水的瑪修意外撞見在花圃旁跟弗蘭聊天的莫德雷德,瑪修為弗蘭感到開心的笑了下。


本以為兩人會相處不來,看來一切都是自己多心了。


“明天,我念日本的童話故事給你聽。”


“嗯。”


----------------------

“小莫從幼稚園的時候就很喜歡弗蘭呢。”


“就這樣跟小莫在一起,感覺好配不上弗蘭姐姐喔。”

餐桌旁的伊莉雅看了看莫德雷德又看了下弗蘭,得出的結論。


“母上!別說了!還有,伊莉雅你什麼意思。”

餐桌另一邊的莫德雷德耳根子紅的跟番茄一樣,卻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


十足的傲嬌。


“我家這個笨小孩,就麻煩你了。”

阿爾托利亞如釋重負對弗蘭說道。

“好的。”


“不要跟著附和啊!”


今天的潘德拉貢家研究很熱鬧。


吉原哀歌3

其實我昨天是真的有想要更新的…
只是工作莫名的多了起來~
下午又不小心怠惰到打了瞌睡~

今天基於無聊總算動筆修稿了。

-----------------------------------
外頭的吵鬧聲,不知何時已經停了下來。
隨後伴隨了店內夥計的人聲與腳步聲。

“客人,請”夥計拉開了拉門,身後就是他口中的客人。

楠田對於眼前的客人,除了身材嬌小、長相清秀外,毫無想法可言。

夥計很識相的拉上了拉門,獨留楠田與「客人」在和室中。

雖然是第一位客人,但花魁所教導的禮節,楠田並沒有忘了。

在客人定位後,替他斟起酒。

楠田開始對這位客人有了新的看法:怪異。

從剛剛到現在,兩人一直重複著楠田斟酒、他喝酒的動作。

若只是要喝酒,又何必來找花魁。

既不與楠田交談、也不直視楠田,弄得楠田也不知該怎麼辦。

隔了不知多久,他開口了。
“楠田さん……很緊張嗎?”

比起緊張,更多的是驚訝。知道自己本名的人除了自己就便只有內田知曉。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本名。”
該有的禮貌、該使用的敬語在這當下都忘了。

“我是從內田那聽來的,至於你的名……她就沒說了。”

說完,他看似有些心虛,甚至耳尖也明顯的紅了起來。

人渣的本願22

就這樣獨自離開酒吧的南條,站在路口旁等著計程車。

明明是以平時的步伐離開的,此刻的南條只覺得好像有點喘。

等沒多久,計程車來了。

“客人,你要到哪去?”
司機從後照鏡看著上了車後,有些恍神的南條。
“到XX路。”

可能又被當成學生或是男孩子了吧……看那司機的樣子。

在車上的南條,有些無聊的思索著內田的話,以及剛剛的態度。

在怎麼說,彼此都是一起工作了將近6年的同事。

之後要在找時間跟Uchi道歉……

一通電話,打斷了車中的寧靜也打斷南條逐漸神遊的意識。

是楠田打來的,才剛接起來。楠田隔著電話對自己喊了媽。

不會是睡昏頭了吧!

“媽媽,你回來的時候記得幫我買感冒藥。”

隔了許久,南條默默地回了聲「好」。

隨後又跟司機變更了目的地,並要求在路上的藥局前停車。

南條下車的地點並不是自宅,而是楠田家。

只是代替伯母送藥給楠田的而已。
在內心裏不知是在跟誰強調一樣的說著,邊走向楠田家的大門。

走到大門前,猶豫了。

該把藥放在大門前,還是應該交給本人。

此刻的自己真的適合跟楠田見面嗎?
自己怎麼可能沒聽出內田話中的話,只不過是因為自己不敢踏出那一步、踏出自己的舒適圈。

因為害怕現在的一切都會崩壞,所以選擇保持原狀。

南條愛乃是個努力家也是個膽小鬼。

再三猶豫之下,南條還是選擇了將感冒藥放在大門口。

在準備轉身離去之時,楠田家內發生了一聲巨響。

南條沒有多想的轉開了楠田家的大門。

看到了趴倒在地上的楠田。

“小楠!”南條搖晃著趴在地上的楠田,隔著楠田的睡衣也可以感覺到他過高的體溫。

“居然燒成這樣嗎?不好好休息跑下樓做什麼!”
嘴上抱怨著,但同時也不忘藉著自己的小身板將楠田從地板上扶起來。

要將楠田背或楠田的房間事不可能的,但如果是客廳的沙發也是有辦法的。

不,是就算沒辦法也不行。

費盡了全身的力氣把楠田安置在沙發上的南條,背對著楠田靠在沙發上,喘了喘氣。

也認真的考慮跟在自己的日程裡加入運動這事項。

夜晚加上酒精的催化,形成了刺激南條內心空洞的催化劑。

一陣無法解釋的空虛湧了上來。